-

華小佛也在生氣,等了這麼久,等他的電話,他一來就興師問罪,完全冇有道歉的態度。

她也不慣著他,直接掛了電話。

她又不是他的手下,憑什麼對她呼來喝去的?

有什麼了不起的?

正想著,華小佛就收到了簡訊,她還以為是冷帝風發來的,打開手機,確實威廉王子發來的……

“謝謝你!”

簡簡單單的三個字,對於不善言辭的他來說,卻代表著千言萬語。

華小佛心裡有一種複雜的感覺,心疼、憐憫、同時也感到有一種責任感。

她暗暗在心裡發誓,一定要治好威廉的腿,讓他重新站起來,尋找真正屬於自己的人生。

這一晚,冷帝風冇再打電話過來,華小佛也懶得理他,洗了個澡,早早睡下。

她明天一早要先替樂樂檢查傷勢,然後趕過去威廉那邊替他治療。

他的腿是多年頑疾,問題複雜,以她現在的醫術都不一定能完全治好,她得花心思研究新的治療方案。

這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精力。

姑奶奶和球叔也催著她研發防身毒藥和暗器,雖然這陣子黑野和他的同夥不再出現,但也不能保證什麼時候就會冒出來……

所以,華小佛每天還得抽兩小時研發這些玩意兒。

實在是冇有時間跟冷帝風周旋。

談戀愛就是影響她拔刀的速度!

她纔不要浪費時間呢。

就這樣胡思亂想著,華小佛就睡著了……

而m國那邊,冷帝風卻睡不著了。

冷蕭小心翼翼的問:“先生,那個,飛機還要正常起飛嗎?”

原定今晚飛瑞士,可現在吵了一架,不知道還飛不飛。

冷蕭剛開始不敢問,但機場那邊還在等答覆,他不得不冒死前來詢問。

“阿樹那邊傳來訊息了麼?”

冷帝風冇有回答,反而追問。

“那個……”

冷蕭非常為難,其實是有訊息,但他不敢跟冷帝風說。

“說!!!”冷帝風冷冷瞪著他。

“是……”冷蕭不敢隱瞞,直接把阿樹傳來的資料打開,遞給冷帝風,“先生,華小姐好像是在給威廉王子治療……”

冷帝風接過平板電腦一看,裡麵有各種照片和視頻……

第一張照片,在一棟白色彆墅的院子裡,華小佛推著威廉王子有說有笑;

第二張照片,華小佛蹲在他麵前,似乎是在為他捏腿,威廉王子含情脈脈的看著她,兩人親密無間;

第三張照片,華小佛從一輛破皮卡車上下來,羅賓推著威廉王子前去迎接,華小佛遞給威廉王子一份禮物,兩人相視而笑……

第四張照片,華小佛躺在院子的靠椅上休息,似乎是睡著了,威廉王子為她改善毯子,但一隻手,卻情不自禁的摸向她的臉……

從照片的角度來看,威廉王子的手已經碰到華小佛的臉頰了,那清清楚楚的觸感,幾乎可以透過照片傳遞過來。

一股熾烈的怒火直衝腦海,燃燒著他的理智。

他幾乎快要將平板電腦掰斷。

可他冇有,他強忍著,繼續看下去……

後麵是幾個小視頻,第一個視頻是從窗戶的角度偷拍的,華小佛和威廉王子在房間裡,威廉躺在床上,華小佛正附身湊過去,似乎是在親他,一隻手還捧著他的臉……

第二個視頻更過分,威廉王子光著上身躺在浴缸裡,華小佛就坐在浴缸邊沿,摸他的腿……

第三個視頻……

冷帝風看不下去了,直接把平板電腦摔了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