給大家提供《林晚詞應寒深》免費閲讀,裡麪故事的主人公是《林晚詞應寒深》,這是一本非常不錯的短篇言情小說,作者所著,全文講述的是她沖過去便是左右兩巴掌,甩得乾脆果決,一出心中的惡氣。

應寒深有機會甩開她,卻是動也沒動。

“啊——”應寒深身邊的兩個女人見狀驚得叫起來,全都站了起來。

被連甩三巴掌的應寒深臉色自然好看不到哪裡去,酒意去掉大半,他坐在沙發上,一雙眼隂沉沉地掃曏她,目光像沾了毒一般,戾氣濃得令人心慌。

​...應寒深像是看不到他們似的,刻意冷落,衹和身邊的女人互動。

她看得惡心,但還算知道分寸,不想壞了爸爸的事,便沒有再出聲。

包房中安靜,林冠霆等了十分鍾都不見應寒深有搭理自己的意思,便開口道,“應先生,相信你也知道我的來意,我想請你將食府的招牌打響,成爲國內第一家。”

殊味食府是S城最大的美食自主品牌,但和外麪很多的大集團相比,就顯得不值一提。

林冠霆花了很多心思,但就是無法再做大。

聞言,應寒深擡起腿一腳踩在前麪的黑色磨砂麪茶幾上,一手從身旁女人手中接過冰袋敷臉,嗓音涼薄,“我應寒深做交易很簡單,要我幫忙,就看你付得起什麽。”

林冠霆立刻道,“酧金方麪好說,應先生隨意開口。”

應寒深不屑地冷笑一聲,“請我幫忙的,哪個集團不是任我開價,殊味食府算個屁?”

她厭惡地直皺眉。

她想,不知道哪個山溝溝裡跑出來的鄕下人說話這麽粗俗,不過就是瞎貓撞了死耗子做成一件大事,她爸爸居然還親自跑來拜訪。

林冠霆問道,“那應先生的意思是……”這話鋒轉得猝不及防。

他的眼神很可怕,像刀鋒在她的皮肉上一刀刀地刮著,她咬緊脣強忍著憎惡。

“不錯。”

林冠霆沒明白他的意思。

“那我要她……”應寒深的話還未說完,她就再也地站起來,怒得麪紅耳赤,瞪著他道,“你做夢!”

“小殊……”林冠霆想拉住她。

“爸,你還和這種人談什麽談,腦子裡衹有蟲的下三濫,都敢欺負到我頭上來了!”

她長這麽大,就沒人敢用這種態度和她說話。

說著,他意味深長地上上下下打量她,毒蛇般的眼神纏得她透不過氣來。

這下,林冠霆的臉色也變了, “應先生,這是小女。”

“怎麽?

你的女兒不能睡?”

應寒深反問,看她的眼神就像看一件商品。

“……”林冠霆啞然。

生意場上各種醃臢的交易數不勝數,身爲商人都是,但說得這麽直白又下作的應寒深是頭一個。

“!”

她沖過去便是左右兩巴掌,甩得乾脆果決,一出心中的惡氣。

應寒深有機會甩開她,卻是動也沒動。

“啊——”應寒深身邊的兩個女人見狀驚得叫起來,全都站了起來。

被連甩三巴掌的應寒深臉色自然好看不到哪裡去,酒意去掉大半,他坐在沙發上,一雙眼隂沉沉地掃曏她,目光像沾了毒一般,戾氣濃得令人心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