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ll小說 >  雲傾北冥夜煊 >   第3376章

-帶著人找過來的人,正是剛在薄家人的刻意縱容下,從京城逃出來的雲畫屏。

她也不知道是幸,還是不幸,竟然真的成了,第一個找到薄修堯的人。

雲畫屏一眼看到,對麵熟悉的身影,身體猛烈地震了下。

她目光灼灼地望著對麵的男人,聲音因為緊張與激動,輕輕地顫抖著,“薄......薄修堯......”

薄修堯的視線,慢慢地落在雲畫屏的臉上,冷冰冰的,毫無溫度。

雲畫屏心臟一陣陣緊縮,抬起了頭。

她看著眼前的男人,與二十年前已經完全不一樣。

溫柔如水的氣質,消失的無影無蹤,此刻的他......讓人不寒而栗。

但畢竟是雲畫屏執著了大半個人生的男人,麵對薄修堯,她下意識想要表現出美好的一麵。

但當抬起頭那一刻,她忽然想起,當年詐死之後,她早已換了張臉。

後來,她又被那位少爺毀了容,還被雲英奇咬掉了一隻耳朵。

如今的她......根本不複以往的美貌!

雲畫屏哆嗦著,下意識捂住了臉。

她仔細觀察著對麵薄修堯的表情,旋即發現......對方的眼神,似乎有些混亂!

雲畫屏繃緊了神經,偷偷對身後的手下打了個手勢,緩緩地朝著薄修堯靠了過去,“你是不是......不記得我了?”

她身後的人,趁著薄修堯的注意力被雲畫屏吸引的空檔裡,偷偷架起槍,按照雲畫屏的計劃,想要迷昏薄修堯,直接帶走他。

隻不過他還冇來得及扣動扳機,眼前驟然一花,手腕上傳來一陣劇痛!

男人發出一聲慘叫。

雲畫屏愣了下,回過神之後,就見一把槍正頂在自己的額頭上。

而持槍的手指,過分的皙白與修長,呈現出一種荒誕的美感。

正是她心心念唸了二十多年的男人。

男人神情晦暗,盯著雲畫屏的眼睛,“現在,知道我的妻子在哪兒了嗎?”

雲畫屏近距離對上那雙平靜又瘋狂的眼睛,心底驀地升起一股恐怖的寒意,瞳孔震顫。

伴隨著恐懼一起的,還有鋪天蓋地的嫉妒!

二十年前,薄修堯滿心滿眼都隻有雲緲!

二十年後,這個男人即便是記憶處於混亂中,依舊隻記得雲緲!

雲、緲!

雲畫屏微微扭曲著臉,正要喊出雲緲已經死了的話,薄修堯目光忽然緩緩地掃過她的臉。

雲畫屏碰上他瘋狂的左眼與平靜的右眼,宛如被某種無形的力量壓迫著,忽如其來的危機感,讓她一時間,竟然不敢直視眼前那雙眼睛。

腦海中,一個瘋狂的聲音叫囂著。

快逃!

快逃!!

雲畫屏感覺到了徹骨的恐懼,脊背陣陣發涼。

然而冇等她做出反應,下一秒鐘,她聽到了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。

那是她這輩子,聽到的最後一句話。

“你身上,有讓我憎惡的氣息!”

伴隨著話語,雲畫屏的身體忽然被丟了出去。-